一只吃土并快乐的仓鼠(๑•́ ₃ •̀๑)

十月先生家的猫小姐

我是九月,很平凡的大学生,今天,我死了。
生前,我最喜欢的是曼珠沙华,那种红色,我喜欢。
如今,满地的曼珠沙华娇艳的开放着,每一朵都那么可爱,那么美丽,比富贵的牡丹好看多了。。。。
【离开曼珠沙华!离开它们!它们会把你的魂魄带走的!!】
轻轻摘下一朵曼珠沙华,鲜艳的红色是那么的美丽,亦说,那么的美丽,美丽的让人胆战心惊。
【人类,你是第一个敢摘下我的人。】
那朵花渐渐发出光芒,幻化出一个只有成人巴掌大的小人。精致的脸庞,下巴犹如刀子削一般,红色的头发耷拉在肩,如果不仔细看,很有可能当成女孩子。红色的眼眸,展露出杀缪般的气场,可是。。。。那红色的眼眸的却露出一丝悲凉。
【你好】九月轻轻一笑,【曼珠沙华精灵。】【呵,可以找到我的人可不多。】曼珠沙华轻轻哼一口气,【因为找到我的人,都死了。】
是啊,都死了,九月扭过头,看着开满地的曼珠沙华,开得那么娇艳。一刹那,九月恍惚看见一个银色的身影,银白色的短发显的少年清新帅气,身着白色夏季高中校服,深邃的蓝色眸子温柔的看着九月,嘴角微微勾起一道弧度。
【呦呦呦,他就是你死后还牵挂的人啊。】曼珠沙华轻轻飘过来,【长得还不错……】突然曼珠沙华舔了舔嘴唇,【嗯,死后给阎王当男仆不错。】
【你敢!】酒儿抓住曼珠沙华的脖子,【我不允许你伤害他。】
【啊啦拉,开个玩笑。】曼珠沙华连忙赔笑,拿出一本蓝格簿子猛地认真起来,【等等!你叫什么名字?!】
【九,九月啊……】九月有些会不过神来,【怎,怎么了……】
【我怎么在生死簿里找不到你的名字啊!!】曼珠沙华额头滴出几滴汗来,【难不成……你没有死!?】
看见她一脸严肃的看着生死簿,酒儿也不知道是喜是忧。【哎,我想不出意外的话,你还有一魂一魄在你的体内。】
九月是怎么死的呢?今天早上她高高兴兴的拿着大学录取通知书走到路上,她知道,有了这个录取通知书的话就可以进入全国最好的学院了,更何况,那个学院里还有他一直暗恋的人——十月。
十月和酒儿在小时候就认识了,两个人也算青梅竹马,两小无猜。十月对九月很好,但是,九月对十月更好,比如:烤蛋糕,做便当什么的。九月就一直暗恋着十月。但是,他们的关系的确没有什么进展,九月为了十月才考上这所学校的。
“嘟嘟嘟——”一辆货车冲过来,那白色的探照灯打在九月的脸上,刺眼的九月睁不开眼睛。
“哐当!”那炫丽的鲜血染红了大地,路边,有人群的喧闹声,有救护车的闹铃声,还有……
“九月!我的九月!”大街上,一位母亲发了疯似的往酒儿尸体那冲,“九月!你醒醒啊!看看妈妈啊!!!”